Discuz! Board

查看: 159|回复: 0

谁在说谎?的哥捡到钱包还给失主 对方却称少了约4700元

[复制链接]

11

主题

11

帖子

37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7
发表于 2018-11-12 19:06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1月2日,网名叫“十月初三”的宜宾“的哥”罗北,在宜宾网络平台发帖称自己“完整归还了乘客遗失的钱包,他却污蔑我拿走了4000!寒心!”此帖一出即引发关注,网友纷纷炮轰乘客。此后,乘客王南发帖回应“对话网上喊‘冤’驾驶员,监控视频面前,请你告诉大家,谁最冤!”该帖公布两段来自出租车的监控视频,进而引发双方骂战升级。
“的哥”罗北坚称没有私吞乘客财物,而乘客王南也坚称自己钱包少了4690元。两段视频虽然看到洗车工曾西和罗北先后接触了包和钱,却也无法看到两人有“占有”动作,一段“拾金不昧”的佳话演变成了“罗生门”,“的哥”罗北更是在网上不断喊“冤”,并打算起诉乘客赔偿损失。
目前,当地警方和运管都已介入调查,遗憾的是,“谜团”至今没有解开。
的哥喊冤:拾金不昧被冤枉
11月2日,宜宾某网络论坛上,网友“十月初三”发帖称:
“我是蓝星出租车公司川Q8166E的驾驶员,10月29号晚上(实为凌晨,记者注)捡到一个钱包,里面760多块钱,其中100的7张,50的1张,另外有10多张1块的,有几张1角和2角的。第二天失主联系我,还许诺酬谢我两三百块钱,我也没在意这些,并于30号把包还给了他,结果,他拿了包之后反咬一口,说少了4000多块钱,最后给了我20块钱车费就走了……”
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宜宾市蓝星出租车公司“川Q8166E”出租车驾驶员罗北,其确认该帖子是他发的,也是他的真实遭遇。现年39岁的罗北是宜宾高县人,但已在宜宾临港买房定居。罗北说自己驾照拿了有10年,开出租车一年多。事发时他是“川Q8166E”车正班驾驶员,刚到蓝星公司上班两个多月。
罗北在帖子中说:“(乘客)第二天到蓝星公司说他钱被我拿走了,公司也把当晚的车载视频拷贝了,还叫我车老板劝我退钱,就这样,做了好人好事,结果还被他们敲诈勒索,而且几天没上班,等他们处理这个事。可能后来看了视频,觉得我没拿过一分钱吧,但是后续没任何人出面给我个答复,想想都寒心,希望懂法的朋友给点建议。”
罗北抱怨说,失主事后把他电话拉黑,他不知道如何维权。罗北在帖子中附上了乘客王南和蓝星出租车公司负责人的电话。记者注意到,该帖子发布后,引发网友强烈关注,网友纷纷留言辱骂乘客。同时,该网帖被同城网络论坛和自媒体转载。
罗北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开出租车是他唯一的生活来源。他按乘客要求,将包送还后,乘客承诺给的两三百元感谢费不给,还说自己包里少了4000多元,双方不欢而散。事后乘客找到蓝星公司投诉,他因此被停工,这几天没有稳定的车开,损失大又不知道如何维权,因此在网上发帖,希望乘客出面妥善解决此事。
乘客叫屈:钱真少了4000多
乘客王南告诉记者,11月28日晚20时40分左右,他和两个朋友在宜宾大地坡锦绣龙城吃完饭,然后叫“的士”去屏山。到屏山下车后,才发现手包掉在了车上。王南说,包里有一张装修图纸,两个门禁卡和钥匙,还有5450元现金。 “当天下午我包里现金是450元,后来要办事,临时让老婆送了5000元现金过来。”王南说,另有4张1角纸币、2张2角纸币。
王南回忆,因为当时喝了酒,也没注意车牌。11月29日,王南到宜宾出租车协会监控中心调监控,发现当时乘坐的是川Q8166E出租车,隶属于宜宾蓝星公司。王南告诉记者:“当时通过监控中心与车主联系,并获得了代班驾驶员罗北的联系方式。我便与驾驶员联系,他刚开始否认有包掉在他车上,我说调看过监控录像他才承认。”
“监控显示:我下车后,该车先后装载了五批客人,其中有两批客人坐过后排,但没人动包。”王南告诉记者,此后监控视频显示:该车开到叙州区南岸某洗车点洗车,在洗车过程中洗车女工发现了该黑色手包。王南以为,包里的钱被洗车工拿了,于是电话联系罗北,请他配合找到洗车工取回财物,并承诺可以给罗北两三百元钱感谢费。
宜宾市出租车协会监控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乘客王南确实曾经调看过涉事车内监控,在洗车工发现包之前,确实只有两批乘客坐过后排。但是乘客的包落在后排坐上,乘客上车后有身体挡住黑包的情况;监控视频显示确实没有人将包拿到面前打开查看过,“但有没有人从背后伸手动过手包,监控就无法看到。”
29日晚上10时40分,王南找到了女洗车工询问,“刚开始,洗车工不承认捡了包,我说看了视频后她才承认,并声称已经交给了驾驶员。”王南再次联系驾驶员罗北,这次罗北承认包在他身上,“他问我钱包内有什么东西,我说有现金5450元和两个门禁卡;他又问钱有些什么钱,我就回答他有54张百元币、一张50元币和另外有几张角角钱。他马上就回答说你的钱不对头,说钱包里面只有750元了。”
王南回忆,得知钱金额不对后他让罗北先把包和剩余的钱给他送过来。十几分钟后,罗北开车找到他,他从罗北车上拿回了包。“他就对我说要感谢他点,我对他说我包里5450元、现在少了4700元你还叫我感谢你?”王南当时很气愤,声称要报警,并坐在罗北的车上不下车。双方僵持不下,罗北答应去派出所解决,但走错了地方。事后王南支付了20元车费,出租车计费器显示为9元。
王南说,事后清点,被还回来的包里共有现金769元,其中百元币7张,50元币1张,5元币2张,1元币9张,角币未计。“有人质疑监控摄像头下面,数的钱不止700多。”罗北称,包里面100的7张、50的1张,有差不多20张1块的,有几张1角的,几张2角的,还夹了几张卡片在钱里。“其实要看清楚我数的究竟有多少钱,公安机关应该有技侦手段把视频放大,那样就一目了然啦,谁在说谎,不用狡辩。”
而王南则称,“本来想着包掉都掉了,能通过监控找回来,证件没掉,都已经是万幸了。但是,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侵占他人财物,第一次狡辩说他没捡到钱包;第二次推脱他人捡到的钱包;第三次,侵占了他人财产还要求要好处费的驾驶员居然跑上了网叫冤。”王南表示,作为当事人,他不得不站出来把事情的真相公布于众。
视频还原:两人曾接触现金
事发后,宜宾蓝星出租车公司向王南提供了不同机位的两段监控视频,一个位于副驾座前方,显示为“Chn1”;一个位于副驾驶座上方,显示为“Chn3”。
“Chn1”监控视频显示,黑色手包放在后排左侧座椅上。29日凌晨02时43分51秒,一名头戴帽子的洗车女工从右侧打开副驾车门进入车内,调亮灯光擦车,过程中她并没有发现后排座椅上的黑色手包。02时46分35秒左右,洗车工打开后门探身车内,擦拭后排脚踏板。
32秒后,洗车女工发现了这个手包,并将手包拖到了自己面前。虽然“Chn1”的镜头被副驾驶座椅完全挡住,但“Chn3”摄下了洗车工打开手包,将包内物品取出来检视,“Chn3”监控只拍到其背面及座椅。
02时48分10秒,洗车工将手包放回原位,继续擦洗车子。这个过程中,驾驶员罗北并不在车内。
此后,洗车工又分别从左后、前门位置探身车内,擦拭汽车。02时49分50秒,洗车工关车门,离开出租车。02时52分21秒,驾驶员罗北进入车内,仍然没有发现后座手包。几乎就在罗北上车时,洗车工拉开右侧后门,将后排手包甩到前排中间杂物盒上方,说“……(听不清楚——记者注)包包落在这里的”。驾驶员罗北接过包后,在准备打开包时说了句:“唉呀,他东西都没得。”拉开包后,罗北说:“是假包包。”
02时52分38秒,洗车工拉开前排副驾驶室车门后问罗北:“(包里)有钱没得哦?”罗北说:“没得。”此时,洗车工将车门关闭,罗北将包放在右手边,系好安全带启动汽车驶离。“Chn1”监控视频可见黑色手包的logo标志。
02时54分12秒,罗北一边开车一边拿过手包,先放在腿上,然后放到了左手边视频拍不到的区域。36秒后,罗北拉开包伸手触摸包内。
02时55分45秒,罗北将车停在路边,仔细检查了包内物,并有往外丢东西的动作。
02时56分24秒,罗北从包内掏出一叠现金进行清点,具体数量无法看清。
02时57分19秒左右,罗北把钱放进包内并开车上路。
03时03分42秒,罗北收捡好手机及捡来的手包等物离开出租车。
扑朔迷离:到底谁在说谎?
“29号我们调看监控时,只看到了洗车工翻动包的视频,就以为是洗车工拿了包,没想到后面的事情。”王南无法理解的是,自己的包既然当晚就回到了罗北的手中,罗北为什么要有所隐瞒。为了弄清原委,王南又于11月30日上午,再次前往监控中心调看监控,看了后半段视频的王南更气愤。
29日晚,王南和罗北碰面不欢而散后,王南向出租车公司和车主投诉了罗北,他也没打算能把钱要回来。回家后,王南的手机接到罗北打来近20个电话,但他没接。罗北称,他无法理解为什么乘客包里钱少了,却又拒绝接他的电话。罗北告诉记者,王南第一次给他打电话时,他之所以没有承认捡包,是因为以前遇到过冒领失物的情况,所以当时比较谨慎。
王南原本不想纠缠此事,也不打算再联系罗北。然而,罗北觉得自己很受冤枉,而且还有损失。“乘客投诉我那天,我就被停工了,帮人代班,也不固定,事后只跑了两天车。”罗北说,开出租车是自己唯一的生活来源。王南的投诉导致他没车开,就断了生活来源。所以,他才反复打王南电话,希望讨个说法。王南不接电话,罗北找朋友帮忙加王南微信,也没有被通过,短信也不回。
“我联系不到他,就只好发帖子,希望他看到能回应,给我个说法。”罗北曾经发短信辱骂王南,称他不是真失主而妄想冒领财物,“不给我个说法,我让你24小时都有人给你打电话”,但王南仍然没有理睬他。事发后第5天也即11月2号,罗北在论坛发帖,众多网友跟帖留言辱骂王南。截至11月11日,该网帖点击量超3万,网友留言270余条。
11月5日,王南以网友“杰哥w”名义在另一家论坛发帖回应罗北,并公布了两段来自于出租车内的监控视频,同时将洗车工发现钱包、检视财物、双方交接钱包、罗北检查钱包、清点现金等片段截图,试图证明罗北“不冤枉”。“作为一个个人财产被不法侵占以及个人信息被公布上网的当事人,我有权利也有义务将整个事情的经过,重新还原在大众面前。”王南说。
然而,王南发布的相关视频并未让争论消弥,反而引起罗北更强烈“反弹”,罗北又先后多次发帖辩解,声称自己确实没有拿过乘客财物,不论王南包里有多少现金,但他捡到的钱包里只有760余元。“因为我没拿过一分钱,还被敲诈勒索4700。做件好事,工作都出脱啦,现在对我生活已经造成了极大的影响,必须要水落石出。”罗北说:现在科技如此发达,车内也有监控,所以坚持寻求真相。“我也在求助法律援助,准备诉诸法律,要求对方赔偿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等等。”罗北说。
11月9日晚11时许,成都商报记者在叙州区南岸405医院外,找到了当事洗车工曾西。老人自称今年64岁,两年多前开始在此洗车,营业时间为晚上22时至第二天凌晨06时左右。“那天是看到车上的包,看了一下里面有钱,具体多少钱就不知道了。”曾西说,她当时以为包是司机的,就还给了司机。司机拿到包后,也拉开检查了。“失主后来问我捡到包没有,我说捡到了,交给司机了。”曾西说。
律师说法:官方应该查清真相
原本一件普通的乘客财物遗失事件,被罗北放上网后引发网友围观。双方一来二往,在网上引发热议。“‘的哥’”究竟是拾金不昧,还是侵占乘客财物?乘客究竟是财物被侵占的‘苦主’,还是故意冤枉好人”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宜宾蓝星出租车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,罗北为川Q8166E代班驾驶员(罗北自称是正班驾驶员),事发后蓝星出租车公司协助乘客拷贝了监控视频,希望乘客可以寻求警方查清真相。当地运管部门也责令当事出租车公司进行调查,回应公众关切;宜宾市叙州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,已介入前期调查以明确能否立案。
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就此认为,本案中当事人各方众说纷云,表面看似乎疑雾重重,但实际却系没有权威声音所致。首先,依照常情常理常识及日常经验生活法则判断,乘客故意说自己包里少了4000元钱以讹诈别人的概率较小;其次,视频还原虽有两人曾接触现金,但若真是两人中的其中之一所为,罪名却完全不同。
“因出租车是个封闭的空间,乘客钱包丢失后算是由出租车司机占有,此时洗车工再捡钱包并从里面抽出4000元的话,触犯的是盗窃罪;而若是出租车司机捡到钱包后抽出4000元的话,触犯的则是侵占罪。”郭刚认为,本案中各方争执的4000元虽然数额较小,但由于事关道德风尚和公序良俗,故公权力机关应在当事人报警后及时立案侦查,发出准确公正和权威之声,以免放纵坏人和伤了好人的心。
四川明炬(龙泉驿)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仁根表示:一方面,拾得钱物,属于不当得利,应当返还失主,失主也享有返还请求权。拾得人将拾得钱物据为已有,不还或少还,属于侵权行为,失主可以提起诉讼。当遗失钱物价值较大时,拾得者还可能构成侵占罪。而且,返还遗失物后,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拾得人享有向失主请求支付报酬的权利。“也就是说,失主只有权利没有义务,而拾得者只有义务没有权利。这似乎让权利义务有点失衡,原因在于我们总是让道德先行。”
另一方面,失主的返还请求权,必须正当行使,不能滥用,如果故意抬高、虚构遗失物价值,就有敲诈勒索的嫌疑。王仁根称,从本起事件来看,失主和拾得者都在“喊冤”,都想“讨回清白”。那么,钱物在其他地方遗失或被他人侵占的可能性就增大了,这就有赖于运管部门、警方、出租出公司的一步调查。“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,失主和拾得者都应冷静而理性,不要让情绪先行,避免牵扯出其他的侵权行为。”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  

GMT+8, 2019-1-20 20:59 , Processed in 0.093600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